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汽配吧 >

走户不漏户 架起干群“连心桥”

发布日期:2021-06-10 05:22   来源:未知   阅读:

  最近,城口县岚天乡流行着一首由刘远昌编创的钱棍舞曲子:“岚天几年大变样,家家住上好楼房;四通八达公路网,帮助人民奔小康……感谢政府感谢党,给我们带来好时光!”

  “这曲子能流行,不是我写得好,而是大家认可这几年乡里的工作!”年过九旬的刘远昌朝乡政府方向伸出大拇指。

  近年来,岚天乡经济、社会事业发展迅速,年终考评在全县连续三年名列前茅。今年6月底,该乡人民政府被中组部、中宣部评为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集体”。

  78岁的五保老人陈大万坐在乡敬老院温暖的炉边,和记者聊敬老院,话语间透露着满足:“这里蛮好,每天都有肉吃,生病有人照看……”

  陈大万以前独居在三河村五社,替亲戚看守老屋,下山赶场要走四五个小时,“一年最多赶两三回场。”

  去年底,乡干部在走访困难群众时,发现他有下山的想法,只是担心亲戚不同意。反复确定了老人的想法后,今年3月初,政府将陈大万接到乡敬老院。

  乡里召开专题会议讨论陈大万去留。4月初,这位亲戚再一次闹上门,乡干部打了110。受到警察严正警告后,此人再也没敢来了。

  如今住在敬老院的陈大万,不仅体重增加了,精神状态也好了不少。他每天会到不远处的乡政府办公楼坐一坐,看看帮助过他的干部们。“他们比亲人还亲。”陈大万对记者说。

  “踏踏实实为群众服务的干部,全乡还有很多。”乡长陈宏介绍,乡脱贫攻坚指挥部成员韦先明由于过于劳累,突发脑溢血去世,年仅57岁;三河村李峰去年下村时突然晕倒,才发现已患癌症;乡兽医站站长赵安顺去重庆主城陪护做大手术的妻子前,连夜帮养殖户把防疫针打完……

  “脚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在工作中,岚天乡实现“走户不漏户,户户见干部”,干部倾听群众心声、了解群众疾苦、解决群众困难,架起干群“连心桥”。

  张国树以前是个养猪大户,早些年,乡里就让他搬迁河边的养猪场,他不理不睬。由于脾气犟、听力又不佳,干部给他做工作很吃力。

  2016年5月,曾任乡人大主席的“改非”领导严和春与他结成对子。每次从他家过路,严和春都会进屋与他聊聊,内容从养猪技术到国家大事,再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帮他算养猪的眼前“小账”和发展旅游的长远“大账”。

  2017年10月,张国树把河边猪圈里的半大猪转至山脚的猪场。正当他和妻子忙得满头大汗时,恰遇下村归来的严和春与乡党委书记江奉武。两个干部二话不说,一个在前面拉、一个在后面推,不到1小时就帮着把猪转运完毕,两人却沾了一身猪粪。

  以前,张国树常为小事和左邻右舍“扯皮”,经常跑乡政府找干部调解。现在,他很少干这种事了:“办了农家乐,才起步,没得工夫!”

  依靠青山绿水发展旅游业,让岚天乡群众有忙头、有奔头。近年来,该乡保留土坯房改修民房,将山水资源优势变为发展优势。全乡常住人口中有80%吃上了“旅游饭”,82%的贫困户靠旅游年增收入4000元以上。去年,该乡接待游客超过10万人次,旅游收入超过1000万元。

  星月村二社坐落在奇秀的群山中,淙淙山泉环绕着农家小院;农房院坝整洁,花木扶疏;活动广场上,村民们正在乒乓球台上一争高下……

  “像别墅吧?”二社社长彭春秀自豪地说,“几年前我们这里脏乱差,幸亏选出了个得力的‘带头人’。”

  这个带头人就是张家松。由于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他经常批评村里的事务,被视为“专门挑刺的”。

  2017年,乡里搞环境卫生整治,让农户轮流给村民评分,但效果不佳。张家松抨击这样“打人情分”毫无意义,提出应由村民选出信得过、处世公正的人来评。

  “他提的意见很对。”乡宣传委员兼人大副主席谢勋文说。二社被选为试点,由村民自选“院长”,张家松高票当选。

  张家松修改了评分办法,其中一条是:连续三次排倒数的农户要上“黑榜”,年底集体分红要受影响。

  这对家里杂乱不堪的村民何大爷来说是个震动。为此,他全家动员忙了好几天,才把屋内外打扫得干净整齐。一番努力后,他家门上挂起了“文明卫生户”的牌子。

  发动群众自治是岚天乡制度创新的一个缩影。乡里一边工作一边摸索总结,曾向上级反映自然保护区合理调规、村社集体经济发展等制度性问题和建议,现已引起重视,有的建议还被采纳入新拟定的政策中。

  最近,城口县岚天乡流行着一首由刘远昌编创的钱棍舞曲子:“岚天几年大变样,家家住上好楼房;四通八达公路网,帮助人民奔小康……感谢政府感谢党,给我们带来好时光!”

  “这曲子能流行,不是我写得好,而是大家认可这几年乡里的工作!”年过九旬的刘远昌朝乡政府方向伸出大拇指。

  近年来,岚天乡经济、社会事业发展迅速,年终考评在全县连续三年名列前茅。今年6月底,该乡人民政府被中组部、中宣部评为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集体”。

  78岁的五保老人陈大万坐在乡敬老院温暖的炉边,和记者聊敬老院,话语间透露着满足:“这里蛮好,每天都有肉吃,生病有人照看……”

  陈大万以前独居在三河村五社,替亲戚看守老屋,下山赶场要走四五个小时,“一年最多赶两三回场。”

  去年底,乡干部在走访困难群众时,发现他有下山的想法,只是担心亲戚不同意。反复确定了老人的想法后,今年3月初,政府将陈大万接到乡敬老院。

  乡里召开专题会议讨论陈大万去留。4月初,这位亲戚再一次闹上门,乡干部打了110。受到警察严正警告后,此人再也没敢来了。

  如今住在敬老院的陈大万,不仅体重增加了,精神状态也好了不少。他每天会到不远处的乡政府办公楼坐一坐,看看帮助过他的干部们。“他们比亲人还亲。”陈大万对记者说。

  “踏踏实实为群众服务的干部,全乡还有很多。”乡长陈宏介绍,乡脱贫攻坚指挥部成员韦先明由于过于劳累,突发脑溢血去世,年仅57岁;三河村李峰去年下村时突然晕倒,才发现已患癌症;乡兽医站站长赵安顺去重庆主城陪护做大手术的妻子前,连夜帮养殖户把防疫针打完……

  “脚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在工作中,岚天乡实现“走户不漏户,户户见干部”,干部倾听群众心声、了解群众疾苦、解决群众困难,架起干群“连心桥”。

  张国树以前是个养猪大户,早些年,乡里就让他搬迁河边的养猪场,他不理不睬。由于脾气犟、听力又不佳,干部给他做工作很吃力。

  2016年5月,曾任乡人大主席的“改非”领导严和春与他结成对子。每次从他家过路,严和春都会进屋与他聊聊,内容从养猪技术到国家大事,再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帮他算养猪的眼前“小账”和发展旅游的长远“大账”。

  2017年10月,张国树把河边猪圈里的半大猪转至山脚的猪场。正当他和妻子忙得满头大汗时,恰遇下村归来的严和春与乡党委书记江奉武。两个干部二话不说,一个在前面拉、一个在后面推,不到1小时就帮着把猪转运完毕,两人却沾了一身猪粪。

  以前,张国树常为小事和左邻右舍“扯皮”,经常跑乡政府找干部调解。现在,他很少干这种事了:“办了农家乐,才起步,没得工夫!”

  依靠青山绿水发展旅游业,让岚天乡群众有忙头、有奔头。近年来,该乡保留土坯房改修民房,将山水资源优势变为发展优势。全乡常住人口中有80%吃上了“旅游饭”,82%的贫困户靠旅游年增收入4000元以上。去年,该乡接待游客超过10万人次,旅游收入超过1000万元。

  星月村二社坐落在奇秀的群山中,淙淙山泉环绕着农家小院;农房院坝整洁,花木扶疏;活动广场上,村民们正在乒乓球台上一争高下……

  “像别墅吧?”二社社长彭春秀自豪地说,“几年前我们这里脏乱差,幸亏选出了个得力的‘带头人’。”

  这个带头人就是张家松。由于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他经常批评村里的事务,被视为“专门挑刺的”。

  2017年,乡里搞环境卫生整治,让农户轮流给村民评分,但效果不佳。张家松抨击这样“打人情分”毫无意义,提出应由村民选出信得过、处世公正的人来评。

  “他提的意见很对。”乡宣传委员兼人大副主席谢勋文说。二社被选为试点,由村民自选“院长”,张家松高票当选。

  张家松修改了评分办法,其中一条是:连续三次排倒数的农户要上“黑榜”,年底集体分红要受影响。

  这对家里杂乱不堪的村民何大爷来说是个震动。为此,他全家动员忙了好几天,才把屋内外打扫得干净整齐。一番努力后,他家门上挂起了“文明卫生户”的牌子。

  发动群众自治是岚天乡制度创新的一个缩影。乡里一边工作一边摸索总结,曾向上级反映自然保护区合理调规、村社集体经济发展等制度性问题和建议,现已引起重视,有的建议还被采纳入新拟定的政策中。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澳门六合现场直播联系邮箱:。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