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汽配展会 >

【大河之北·河湖水系篇③】水脉探源

发布日期:2021-06-07 18:15   来源:未知   阅读:

  河北全省河流,分属三大流域、十一大水系。流域面积50平方公里及以上的河流1386条,总长度4.09万公里;另有1平方公里以上湖泊30个、10万立方米以上水库1075座……

  河北的河,分内陆河和外流河两种;白洋淀、衡水湖、察汗淖尔等著名湖泊亦有淡水、咸水之别;此外,各种温泉冷泉众多。

  从永济渠到京杭大运河,从各大水库到南水北调工程,河北人与干旱、洪涝斗争,向水兴利的历程中,修建的人工水体遍布全省。

  河北的河湖水系究竟有哪些?这些河湖渠库各有哪些特点,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着什么样的功能?

  一阵风吹过,金黄色的稻田里,稻穗一起一伏,露出了正在田间弯腰拔草的陈建生。

  和华北平原上喜欢吃面食的人们不同,陈建生从小就喜欢吃米——清漳河和浊漳河在村子东南交汇,充足的水源为合漳村种植水稻提供了天然便利。

  这位51岁的钢厂工人,正赶在午休时间里,给自家的稻田拔草——在钢厂工作近30年的他,仍旧愿意在休息时从工厂跑几十公里路,回家来操弄这0.33亩稻田。

  这是一种别样的情感,是对田地,更是对他眼里的母亲河的依恋——其实,不同地方的河北人,心中都有一条属于自己家乡的河流。

  邯郸人会说,是滏阳河;邢台人会说,是七里河;石家庄人会说,是滹沱河;沧州人会说,是大运河;保定人会说,是府河;张家口人会说,是清水河……

  这是梳理河北河流水系颇令人纠结的一个问题,因为,河北没有一条河流,能贯穿起全省大部分土地。

  没错,河北近70%的土地上流淌的河流,最终汇入了海河。但海河却不在河北——全长73公里的海河,是天津市的母亲河。

  之所以作出这一论断,是因为同黄河、长江不同,海河流域没有一个从头到尾的主干。它和我们对江河的传统认知是不一样的,它是一个由众多河流组成的水系,是华北地区流入渤海诸河的泛称。

  它在华北大地上形成了一个东临渤海、南界黄河、西起太行山、北倚内蒙古高原南缘的广袤流域,面积三十余万平方公里(含滦河流域),从西到东,横跨北京、天津、山西、河北、河南、山东、辽宁和内蒙古八省(市、区),哺育着一亿多人口。

  打开海河流域水系图,犹如打开了一把蒲扇,其中直接被称为海河的那一段,宛如扇柄。而紧承其上的5条支流分别是南运河、子牙河、大清河、永定河、北运河。

  再向上游,才是河北人更为熟悉的漳河、滏阳河、滹沱河、拒马河、桑干河、潮河、白河……显然,海河是条“混血”河流,“血缘”谱系十分复杂。

  总体而言,河北境内的海河流域实际上包含了8个二级流域(水系),除了上述南运河等5条一级支流构成的水系之外,还包括滦河及冀东沿海诸河水系、黑龙港及运东地区诸河水系、徒骇马颊河水系。

  其中,黑龙港及运东地区诸河水系包括邯、邢、衡、沧四市的大部分土地,主要河道黑龙港河、老漳河、老盐河、清凉江等均为河流故道,现主要承担排沥(清除河道里多余的水量泥沙)功能。而徒骇马颊河水系主要集中于大名一地,面积最小,仅365平方公里。

  西周至战国时代,现在的海河流域,本属黄河“领地”。直至西汉,黄河干流东移,原来汇入黄河的大小河流,如大清河、永定河等才得以各自流入渤海,互不交汇。

  “海河流域的二级水系间,枝杈交织、错综繁杂。”河北师范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原院长王卫教授认为:“认识海河水系,不能光看河流的自然变迁,还要关注人工施加的影响,了解这一点,才能掌握解读海河水系的密码。”

  公元206年,曹操开凿平虏渠、泉州渠及新河,使华北平原上的各条河流开始互通,海河水系扇面分布的格局方始形成。

  换句线多年前,河北平原上的各条河流的径流状态就已经发生改变,不再东流向海,而是开始互相连通。后来,隋、元两代开凿大运河,强化了这一水系格局。

  新中国成立后,先后两次掀起水利建设高潮。其中,1964年至1980年间组织的“根治海河”工程,使海河流域进一步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这项工程,规模宏大,前后历十余年之久,每年都要组织七八个地区,八九十个县市,三四十万民工,大协作,大会战,一条河系一条河系地进行治理。

  其间,先后开挖、疏浚了子牙新河、滏阳新河、永定新河等53条骨干河道,总长度3641公里。

  而今,打开海河流域水系图,会发现,上述众多新河的出现,让既有的自然河流多了“延长线”“平行线”——曾经,海河流域各支流都要通过海河入海,如今每个水系都有了单独的入海通道。这些人工河道和自然河道相互交织,已然成网。

  村西的河,结束了漫长的封冻,终于舒展开“筋骨”,冰雪融水滚滚而下,冰层下的鱼也获得解放,随着水流四处觅食。

  一群放学归来的孩子聚到了河道拐弯处,他们把树枝的每个枝杈都系上从地里刚挖来的麻虫,伸到河里,还把脸盆送到树枝下。

  一手往回拽树枝,一手往前推脸盆,咬在诱饵上的泥鳅和一些不知名的小鱼就噼里啪啦往盆里掉。

  在季节变换的特殊日子里,他们甚至不用鱼钩,就能“钓”上半盆小鱼。天气乍暖还寒,但望着脸盆里欢快游动的那些大自然的馈赠,一张张小脸上挂满了阳光。

  渜水之“暖”,因其上游有众多温泉:在干流隆化漠河沟段,有南温泉注入;支流小滦河有北温泉注入,伊逊河有唐三营温泉注入,武烈河上游有七家温泉、茅荆坝温泉。在武烈河承德市区段,还有热河泉水注入……

  “头摆口外汲清泉,尾荡渤海洗盐滩”——这是文人墨客笔下的滦河,它形象描述了滦河的起源和归宿:滦河发源于丰宁大滩小梁山南麓,上游分别称闪电河、上都河、大滦河,与小滦河汇合后,始称滦河。

  滦河水量较丰,沿途汇入的常年有水支流约500条,其中集水面积大于1000平方公里的支流,就有小滦河、兴州河、蚁蚂吐河、青龙河等10条。由于两岸支流都比较发育,干流基本居中,整个滦河水系呈羽状。

  滦河全长888公里,流域面积44750平方公里。在滦州市出山后,参与了冀东平原的塑造。

  滦河冀东段的左右两侧,分布着30多条单独入海的小河,其中较知名的有陡河、石河、戴河等,这些河流被统称为冀东沿海诸河,并与滦河划入同一水系。

  滦河在乐亭县南兜网铺注入渤海。这条本来独立于海河流域之外的河流,却由一项水利工程,改变了一路向海的命运。

  上午9时,一道闸门缓缓打开,清澈的滦河水奔涌而出,不再向南,而是一路向西,“踏”上234公里的输水旅程。

  在河水将要流去的远方,有一位母亲,正怀抱婴儿,仰起掌心,仿佛在向天祈水;而水库闸门的附近,一位工程兵战士,铁拳紧握,目光如炬,正俯瞰着脚下大地……

  这是两尊雕像。一尊是盼水母亲,一位是送水战士;一座在天津,一座在迁西。但它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引滦入津工程纪念碑。

  1983年9月5日上午8时,滦河干流上的潘家口水库、大黑汀水库和引滦枢纽闸依次提闸放水,全长234公里的引滦入津工程正式向天津送水。

  这是滦河水和海河交汇的所在。宽阔的海河里,水波荡漾,映射着两岸的风光,水面上不时驶过一艘艘观光船。

  “我还记得通水那天,市里专门给每家每户都发了一小包茶叶。其实啊,不要说泡茶喝,光是水管里流出来的水,就甘甜着呢!”正在海河边散步的天津市民周玉兰忆起了36年前引滦入津通水的那一刻。

  奔腾的水流,争先恐后般地从闸口涌出,倾泻而下,撞击出一片飞舞的浪花。河道中,水头所到之处,原本潺潺细流的小河,瞬间变得波涛汹涌。

  “这是云州水库第20次向北京集中输水。”赤城县水务局副局长王晓玫介绍,“为缓解北京市的供水压力,在水利部的协调下,云州水库自2004年开始向北京集中供水,目前已累计供水2.83亿立方米。”

  它穿越赤城独石口,一路纳汤泉河、红河、黑河、汤河,与潮河在密云水库双入双出,并最终汇流为潮白河。

  而密云水库的洩水分两股进入潮白河水系:一股供天津生活用水或汇入海河;一股经京密引水渠、怀柔水库流入北京市区,是北京重要水源之一。

  白河本是燕山山脉中一条普通河流,但它穿山越岭,流入京津市民的水杯中时,已让京津冀三地人们的血脉紧紧相连。

  在沽源、赤城、丰宁三县交界处,燕山山脉的最高峰——东猴顶巍然耸立,在以其为中心、方圆几十公里的范围内,分布着滦河、潮河、黑河三条河流的源头。

  林场副场长何树臣摊开一张地图,指着图上的标记说:“你看,这就是东猴顶,雨下到南边就是北京的水,下到北边就是天津的水。”

  天津的水,指的是滦河,它从东猴顶北麓发源。北京的水,指的是发源于山麓西南、沽源老掌沟的黑河,以及自东猴顶东南山谷中发源的潮河。

  “过去常说,‘京城一杯水,半杯源赤城’。”王晓玫介绍,为了让下游喝上足够的清水,赤城有51个村、6701户农民从2006年起,不再耕作水稻,“退稻还旱”3.2万亩。

  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推进,以跨界河流为重点,推进上下游联防联控、联动治污,已成三地的自觉行动。

  永定河畔,自桑干河、洋河汇流区域起,至官厅水库岸边,出现了成片成片的湿地景观。

  “这段永定河道及官厅水库,位于怀来境内,却属北京管辖。大沽高程海拔479米,本是官厅水库周边,北京与河北行政管理的分界线,而今却成了京冀共治一盆水的连接线。”怀来县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管理处主任陈涛介绍。

  自2017年4月起,京冀两地先后在官厅水库周边启动了4个生态治理项目。这些项目犬牙交错,无缝对接,打破了分界而治的格局。

  而今,永定河综合治理与生态修复已经纳入国家部署。北京市永定河综合治理与生态修复领导小组办公室项目组负责人胡明罡介绍,预计到今年底,北京段河道有望贯通。

  永定河是北京的母亲河。届时,绵延170公里的永定河北京段,水清岸绿、鱼翔浅底的美景将会重现。

  马盂山北麓,那条名叫“胡胡沟”的山谷中,大片白桦林下,涌出许多涓涓细流。

  这些细流,流下山坡、流过草丛,聚到一块巨石下,汇成一股奔涌的急流,在石缝间左突右转,喧闹而去。

  很难想象,这些涓涓细流,竟然是一条全长1345公里、流域面积21.9万平方公里的河流的源头。

  刻石者不是平泉本地人,而是1990年6月前来考察的辽宁营口市艺术家考察团的成员们。

  营口,曾是辽河入海口。1958年起,辽河改道从营口离开,但它却在营口人心中一直流淌。地处平泉的辽河源,也因此被400多公里外的营口人记在心上。

  “实际上,辽河在平泉这一段,名叫老哈河。”平泉市旅游文化局主任科员王恩山介绍,老哈河在平泉境内的流程只有75公里,但却让河北在海河流域之外,又跨进了另外一大流域。

  老哈河之外,分别发源于围场、平泉的西路嘎河、大凌河,也属辽河流域。它们流经的土地,虽然只占河北全省总面积的2.4%,却分属辽河水系、辽东湾西部沿渤海诸河水系两个二级流域。

  但很少有人注意到,孕育出这番风景的,正是那条发源于十几公里之外的葫芦河——它潺流不息地从草甸中淌过,正滋润着这片土地。

  “山无头,水倒流”,是坝上高原的典型地理特征之一。而葫芦河就是一条向北“倒流”的河。

  奔流到海,本是大多数河流的归宿。但河北流域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的1386条河流中,有33条的起点和终点都在坝上高原。

  全长88公里的葫芦河,一路向北流去,最终注入了内蒙古自治区太仆寺旗棺材山淖。

  这样的河流,被称为内流河或内陆河,与奔流到海的外流河,分属不同的河流系统。

  也正是葫芦河等内流河的存在,让河北的河流水系变得更加丰富。在海河流域之外,全省还有2%的土地属于内流区诸河流域中的内蒙古高原东部内流区水系。

  “赤城有白河和黑河,并不意味着河水就是白色或黑色的。”赤城县水务局水资源管理站站长石伟,从小在白河岸边长大,他说,从两条河里分别掬起一捧河水,都会是清水。

  实地踏查这两条河流,我们才发现两条河的得名,原本基于河底的颜色——白河因河床内多白色石英砂砾和沸石,远望如一条白带而得名;而黑河因流经火成岩地区,河床多黑色砾石,且河底有青苔,水呈黑色,得名黑河。不过,白河的一条支流——红河却有一段是红色的——因其流经地富含赤铁矿,河水被染红了。

  “实际上,河道的名称,更多地反映了河流在某个历史时期的水文特征,但随着历史变迁,其中很多特征已经消失或者不显著了。”王卫介绍,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浊漳河和清漳河,历史上,浊漳河因为河水浑浊而得名,但如今,早非如此。

  很快,成千上万的鸟儿醒来,一起扇动着翅膀,飞向天空。秋意渐浓,但鸟儿们栖身的芦苇荡仍旧郁郁葱葱。

  这一天,衡水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总工程师、研究员李宏凯早早就出现在湖畔,他是冲这些水生禾草来的——按照规划,今秋将对2000亩芦苇、蒲草进行收割。

  “不割不行了!这几年湖里的芦苇、蒲草占了近一半的水面,枯萎后沉到湖底就会变成腐殖质,能使水体富营养化,严重影响水质。”李宏凯说,这些水草又不能全割掉,得有规划地给鸟留足栖息空间。

  也许,人类对水域和自然的影响和干预,每一项都应该把握这样的平衡——这是衡水湖从诞生起,就给人们带来的启示。

  在此之前,这里只是禹贡黄河和北宋黄河等古河道淤积高地之间的一片洼地。1947年起,全国第一个机械化农场——冀衡农场,曾在这里开垦土地3万多亩。

  “1958年开始围堤蓄水,计划用来灌溉农田,但蓄满水后,却因为缺少配套的提水设备,非但没能浇上地,反而因为高水位蓄水,加剧了周围土地的盐渍化;同时围堤单薄,对周边群众生命财产构成威胁,于是,1962年开始放水,退水还耕。”李宏凯在衡水湖畔工作多年,熟悉衡水湖的前世今生。

  这片洼地,在清朝时,被称为千顷洼。李宏凯的研究中,它与古黄河、古漳河、古滹沱河、古滏阳河等多条河流关系紧密,它实际上就是这些古代河流在太行山东麓倾斜平原前缘冲刷形成的浅碟形洼淀。

  华北平原上,这样的洼淀,还有很多,如滏阳河流域的永年洼、宁晋泊、大陆泽,大清河流域的文安洼、东淀、兰沟洼,子牙河流域的贾口洼……这些洼淀,为河北湖泊的出现提供了地形基础。

  1973年开始恢复蓄水的衡水湖,是通过冀码渠引来的滏阳河水;其后,主要是通过引黄入冀工程引来的黄河水;黄河缺水的2005年,还曾向岳城水库引水。

  唯有衡水湖,已成华北地区单体水面最大的内陆淡水湖泊,还拥有水域、沼泽、草甸、滩涂、林地等,成为我国北方极具稀缺性和典型性的内陆湖泊湿地生态系统,为南迁北徙的鸟类提供了一块优良的栖息地和庇护所。

  2010年第一次全国水利普查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省常年水面面积在1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有30个,其中24个分布在坝上高原。

  一周前,他发现几款知名的电子地图软件上搜不到自己所在的湿地公园,就向这些软件提交了标注申请。而今,等来的头一个回复电话里充满了质疑。

  “没错,我们就是一片空地,一片仅仅由湖淖和草地构成、几乎没有人工设施的‘空地’!”马利生抬起头,窗外那片在阳光照射下泛着光泽的白色水域,让他的语气充满自豪。

  “上世纪50年代,这里湖面曾达237平方公里,最大水深15米。而今这里的水面已经很小,只有10平方公里,成为一座时令湖。”公园管理处主任王向海介绍,湖泊的水源主要来自二龙河等内陆河,湖泊水面大小,完全取决于降水情况。

  这种“白色”,有着两种解读:一是水质清澈;二是作为一座时令湖,湖水蒸发后,大量的盐碱在岸边析出,会形成白花花一片。

  雨水冲刷着高原上的土地,带走了其中盐分,汇集成河,并最终注入一个个湖淖之中。

  这些内陆河中流淌的本是淡水,但在四周封闭的湖淖内,湖水矿化度会不断变化。当其大于1克/升时,也就成了咸水湖。

  几十公里之外,位于康保县的小盐淖,以及康保和内蒙古商都交界的八角淖、盐淖的湖水,因矿化度大于35克/升,已经成为盐湖。

  县城西7.5公里的一条山谷里,热气正从一处处泉眼升腾而起,水汽氤氲,宛如仙境。

  “如果是冬季,热气凝结在树枝上,会形成晶莹的冰挂,古人在诗篇中称其为‘琪树朝霜’,还是赤城八景之一呢!”赤城县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副局长肖志萍带着客人,正在近距离感受这处寒谷温泉。

  据她描述,温泉未开发前,人们在岩石上开凿出巨大的露天浴池。每逢下雪,飘落的雪花与热腾腾的蒸汽相交汇,那幅光影斑驳的景象,总会让人联想到日本的北海道。

  “但赤城温泉最独特的一个地方,是能饮用!”肖志萍介绍,“赤城温泉中的‘眼泉’,水温和体温接近,用来洗眼、泡澡,能和身体无感接触;‘气管炎泉’的水,能滋润咽喉,消除痒痛;最神奇的是‘胃泉’的水,入口温润、黏滑……”

  这一打破很多人习惯认知的特点,在省地矿局地质三队此前的探测、化验中得到了科学支撑。其中,“总泉”锂含量0.8毫克/升,偏硅酸含量为78.01毫克/升;而“胃泉”和“眼泉”中,锶含量为8毫克/升,均已达到或优于饮用天然矿泉水国家标准。

  “赤城对温泉最初的开发,就是用作医疗保健。”赤城温泉度假村管理处工作人员张万银1993年从部队转业时,就分配到了单位前身——赤城温泉疗养院。

  赤城温泉所处的地热田很小,面积只有0.06平方公里。但在全省几十处天然温泉中,这里的年放热量却是最大的,可折合标准煤8318吨。张万银介绍:“光‘总泉’每小时就出水31立方米,现在的几家宾馆根本用不完。”

  地质专家还发现,赤城温泉,发育于燕山期巨斑状花岗岩地层中,因尚义—赤城和大河南—赤城两条深断裂的影响而形成。

  全省拥有天然温泉的16个县(市、区)中有10个分布在燕山山脉中,3个分布于冀西北间山盆地间,3个分布于太行山脉。

  其中,水温高于60℃的热水温泉大多分布于尚义—赤城断裂以北,余者多为低于60℃的温水或温热水温泉。

  这些泉水,作为地下水的出露之处,很多都是河流的源头。而黑龙洞泉,则是其中岩溶水的典型代表。

  滏阳河畔,一层层石阶之下,就是亲水平台了。逐级而下,最后两级石阶之间,冒出了一股泉水,如果不是沙粒在水底翻滚,真没法让人相信这竟是一处泉眼。

  原来32099香港最快开奖现场。黑龙洞泉并非一眼泉,而是一个泉群。石阶下的泉眼,只是其中最弱小的一个。河对岸,那个名为黑龙洞的溶洞才是历史上的主泉,上世纪60年代一次暴雨过后,泉水曾喷涌1米多高。

  而今,洞中已不再出水,但下方的两处泉眼,每天都会吸引大量市民前来打水。尤其是清晨,甚至会排起上百米的长队;为了能喝上这里的泉水,有人要走上几公里。

  地质专家考察认定,黑龙洞泉域,属于峰峰奥灰水系岩溶地下水,在上游约2400平方公里的面积中,天然降水进入地下水层,自西向东径流,至黑龙洞泉一带集中排泄。

  她们或蹲或坐,或搓或揉,时而抬头聊几句家常,时而抡起洗衣棒砸上一顿……那场景,满溢着浓浓的生活气息。

  如果把河流水体比做人,那么泉水就是它的萌芽,小溪是它的幼年,而瀑布则是其一生中最精彩壮丽的时刻。

  雨季时,浊漳河水从山谷飞涌而出,至此突然遭遇断壁,向山涧中跌落时飞泻成瀑,水声鼎沸。涉县人称其为天桥断(涉县方言称瀑布为断),外来者却视为“小壶口”。

  类似这样的自然水体景观,在河北屈指可数。一些景区,不得不靠电力向高处抽水,打造人工瀑布。

  天桥断“漳河落涧”,为全长400多公里的漳河,也为缺水的北方增添了最为壮观的一幕。

  丰沙线上,一列火车驶过大片水面,而后一头从隧道扎进山体。前行途中,两座隧道间,留了个可以向外观察的“窗口”。一位乘客忽然忍不住惊叹:“刚经过的水面,原来出口就在这里!”

  她手指的方向,两道山崖向中间急剧收窄,最窄处,一座大坝上布满了岁月痕迹。

  “65年来,这道内部用黄土碾压而成的土石坝,挡住了洪水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让下游地区再也没有出现历史上那样的决口泛滥。”北京市官厅水库管理处副主任李光远说。

  翻开史书,永定河造成的伤害仍历历在目:从元代到清末,共发生水灾117次,每次都要淹没大片土地。其河道摇摆不定,迁徙无常,故被称为“无定河”。

  清朝时曾进行大规模治理,康熙还赐予其现名,祈望“永远安流,不再为患”。然而,民国期间它仍泛滥7次。1939年,它和大清河一起兴风作浪,使天津市内水深两三米。

  不只永定河,河北河流大都具有这样的特征:山区河段集水面积巨大,出山之后,没有丘陵地带进行过渡,直接进入毫无约束的平原,动辄就会洪灾泛滥。

  “历史上人们曾经探索过筑堤束水、减河分洪、淤沙减洪、洼淀蓄滞、裁弯取直等很多防治洪害的办法。”王卫介绍,新中国成立后,确立了“以蓄为主”的方针,1949年11月新中国刚成立,立即开始谋划建设官厅水库事宜;1958年开始,又在海河流域掀起了以兴建水库为主的第一次大规模水利建设高潮。

  这座大型水库,总库容15.7亿立方米。河北1958年同时开建的大型水库有19座,总库容达107亿立方米,参加水库建设人数多达47万人。中小型水库更是数不胜数。

  岗南水库是当年3月上旬开工的。下旬,决策者提出要“一库变两库”,即用建设岗南一库的人、财、物,在同一时间再修一座黄壁庄水库。

  “当年修建的这些水库,主要为了防洪,而且多选择在河流出山地带,因此,太行山、燕山山口地带也就形成了一个山峡水库群。”王卫认为,当年的举措,不仅削减了洪水,还留住了水——对于河北而言,水就是最重要的资源约束。

  河北的大中型水库有60多座,除去后来建在平原洼淀中的大浪淀等水库之外,多分布这片水库群中。其中,潘家口水库为深山区峡谷型水库,余者均属湖泊型水库。

  如今,河北已远离大面积洪灾多年。这片水库群更多地在发挥着蓄水供水的功能,已经成为城市的重要水源地。

  随着指挥者的一声令下,双峰寺水库大坝主体底孔工作闸门缓缓降落,正式下闸蓄水。

  这是河北最年轻的一座水库,它被称为我省的“一号水利工程”,也是国务院规划的2020年要完成的172项重大水利工程之一。

  承德市水务局负责人介绍:“双峰寺水库,除了要将承德市区的防洪标准由20年一遇提高到100年一遇,并保证城市供水安全之外,还要确保避暑山庄湖区和市区的生态补水,使承德市区的生态环境进一步改善。”

  张二庄东南,一座大桥飞跨两山之间,远远望去,宛如一道“山峡彩虹”。大桥外形颇像赵州桥,但规模却比赵州桥雄伟得多,足有10层楼高。

  然而这座桥,上面通行的却不是车辆,而是水流——一渠引自漳河的清水,行至此处时,需要这样一座“大桥”,才能跨过两山之间。

  这座“桥”,实际上就是跃峰渠上的险峰渡槽,它自建成起,就以106米的单孔跨度,一直保持着亚洲最大单跨石拱渡槽的纪录。

  兴建于1975年的跃峰渠,总长240多公里。其干渠自涉县台庄至武安流泉,一路走来,穿绕54座山峰,跨越49道沟壑,每一段,都如险峰渡槽这般险峻、这般雄伟,它盘旋在山腰之上,有如巨龙,逶迤东去。

  当河南的红旗渠成为一处引人关注的景点时,同样是一条人间天河的跃峰渠,却在过去43年间,一直默默地履行着水资源生命线的职责,为邯郸市输送清水80多亿立方米。

  漳河岸边,这种兴水利民的探索,历史悠久。2300多年以前,那位破除“河伯娶妻”骗局的西门豹,就曾在漳河岸边开凿了引漳十二渠,让这片土地成了当时魏国最富有的地区。其后,清朝时始建的民有渠,以及八路军129师指战员兴建的漳南渠,至今仍在发挥作用。

  当摄影师孙慧军把无人机放飞到桑干河与洋河交汇处的上空时,他赫然发现,镜头中的河道竟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景观——两河交汇,一黄一绿、泾渭分明。

  原来,与往年不同,今年永定河生态补水,首次在桑干河上游通过渠道从山西万家寨水库大规模引入了黄河水——谁能想到,黄河水,竟然从西北方向进了北京!

  事实上,在黄河离开河北平原数百年之后,而今的河北人对黄河水并不陌生——1994年起,黑龙港流域就已经重新受到黄河水的润泽,衡水湖以及沧州市主要水源地大浪淀水库的水源,就是黄河水。

  那条起自山东聊城,穿越我省邢台、衡水、沧州,直至天津的引黄总干渠,已经成为河北东南部平原水资源短缺地区的输水大动脉。

  拧开水龙头,家家户户都用上了长江水。在这里,以前祖祖辈辈都喝高氟水、苦咸水;而今,端起杯子,喝了口长江水,很多村民都会激动得脱口而出——“这水,可甜咧!”

  截至这一天,东光县447个村、38万居民,全部喝上了“甜水”,东光也因此率先在沧州全市实现了城乡居民共饮长江水的梦想。

  让这一梦想变成现实的,正是新中国第一个超大型跨流域调水工程——南水北调中线工程。

  工程自丹江口水库起步,用明渠、涵洞、渡槽、倒虹吸等工程设施,穿越山岭、河流、公路、铁路,一路向北,直达京津。其中河北段主体工程总长596公里,另有保沧干渠、廊涿干渠等大量配套工程2000多公里。

  南水北调中线多亿立方米的长江水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河北平原大大小小的城市中,让清澈的江水进入了千家万户。

  一场龙舟竞赛正在展开激烈角逐,32支队伍个个奋勇争先,鼓声、参赛队员的呼喊声、观战者的加油声,回荡在这片碧波之上。

  石家庄市体育局群众体育处处长乔恒利介绍:“这场龙舟赛,不仅是第四届河北省旅发大会的重要亮点活动之一,也是石家庄市第一次大规模的水上运动体育赛事活动。”

  一个北方城市,能够举办南方地区才盛行的龙舟赛,水源至关重要。而这片水域中,荡漾着的正是南水北调工程输送来的长江水——自2018年9月始,水利部、河北省政府联合开展华北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河湖地下水回补试点工作,滹沱河、滏阳河、南拒马河等部分河段成为补水试点。

  通过生态补水,流淌进滹沱河的,不仅有水,还有别具风格的水上运动和水文化。

  “年轻时候没拍过,现在补上!”摄影师的镜头前,他一边和老伴摆出各种姿势,一边说:“你瞅这风景,看在眼里,美在心里,那感觉,能让人年轻好几岁!”

  七里河发源于邢台西部山区,是一条季节性河流,全长100余公里,其中近1/4的河段横贯邢台市区南部。

  自那时起,这条昔日垃圾成堆、污水横流、河道淤积的臭水沟,逐渐成了一条景观河,于2013年获得“中国人居范例奖”称号,还在2015年成为国家水利风景区。

  国家水利风景区,在河北境内现有24座。分别依托水库、湿地、自然河湖等建设。七里河国家水利风景区,属于其中的城市河湖型。

  2016年7月19日,一次当年入汛后最强降雨过程出现在邢台,雨情汛情达到历史极值,七里河遭遇了历史上百年一遇的洪水灾害。洪水行至市区南部大贤村时,与突然大幅度变窄的河道相遭遇,导致洪水决堤而出,冲向村庄,造成严重损失。

  灾害面前,七里河建设者们第一时间开展应急抢险,而后通过一系列灾后重建工作,使河道防洪能力大幅提升——从灾难中崛起,七里河迎来了第二次重生。

  新的治理中,一项重要举措,就是通畅河道——河道开始被拓宽到百米以上。邢台市七里河建设管理处负责人介绍,其中,一个重要变化,就是由“人治水”转变为追求“人水和谐”。

  而今,通过河道整治、生态蓄水、设施完善、绿化补植等举措,七里河畔已然一幅绿满邢襄、水润古城的景象。10月17日当天,在邢台举行的一场国家级水利风景区建设与管理经验交流会上,重生的七里河再次成为典型,收获了来自国内各省(市、区)几十位水利专业人士的点赞。河北近日在全省范围内评选的十大“秀美河湖”,七里河欣然入列。

  “同历史上相比,江河治理的主要矛盾已经发生重大变化,要求我们在实现防洪保安全、优质水资源、健康水生态和宜居水环境四方面,一个都不能少。”来自水利部一位专家在现场表示,今后,所有江河都要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全长35公里的戴河,在小米河头村这一段,纳入了支流米河,然后南流折东,最终从北戴河区入海。

  高俊平的职责范围,约有1.85公里长。他一路徒步走来,查看着河道内有无垃圾,河两边有无污水。

  “就在这河边,曾有一片4万多平方米的生猪养殖小区,是我带头建的,也是我带头拆的。”高俊平是这个村的村支书,十多年前,他投资150万元建设圈舍养殖生猪,带领79户村民走上致富路。

  秦皇岛市在全省率先实施河长制后,戴河沿岸被划为禁养区。高俊平成了一名河长,他顶着诸多不理解,拆除圈舍,消除了养殖废水对戴河的污染。

  如今,以这段河道为核心打造的戴河生态园,已经成为秦皇岛市一道城中“山水画廊”。

  高俊平打开手机上的“河长云”APP,上报当天的巡河情况。他知道,全省还有5万多名各级河长、湖长,像他一样,正行走在大大小小的河湖岸边,正在追逐人水和谐的生态文明新梦想,正在用行动让一条条河流都变成幸福河。

  水,人类生存和发展过程中不可或缺的自然资源。我省幅员辽阔、江河众多,历史上,我省广大的平原区域曾是地下水资源丰沛之地。地下水,在燕赵文明的发展历程中起到过不可替代的作用。然而,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近年来,我省也一度面临着缺水难题。如何合理节约、利用宝贵的水资源?一度被过度开采的地下水如何恢复?我省在保护和恢复湿地资源上做出了哪些努力?敬请关注《大河之北·河湖水系篇》第四单元。

  (采访/记者董立龙、焦磊、宋柏松、李建成、马彦铭、戴绍志 通讯员王满龙、姜雪娟、王艺 执笔/记者董立龙)